首页 > 特色产业 > 正文

经济日报多媒体数字报刊

发布日期:2019-12-02 11:37:32 来源:济南农业资讯网

经济日报多媒体数字报刊

经济日报多媒体数字报刊

发布时间:2018-06-24 09:04:41 已有: 人阅读

近年来,我国商业航天发展迅猛。2017年,我国完成18次火箭发射,但商业卫星一共只有8颗。今年上半年,仅长征11号就发射了11颗商业卫星。4月26日“一箭五星”、1月19日“一箭六星”,商业小卫星高密度发射模式已经悄然开启。

1月19日“一箭六星”中的其中一颗来自一家只有2岁大的年轻企业——全图通位置网络有限公司。为纪念航天工业奠基人贺龙元帅,这颗卫星被命名为“亦庄全图通·贺龙星”。这也是全图通研制的首颗面向通导遥(通信、导航、遥感)一体化的技术验证卫星。

“它是全图通创业至今的里程碑,也是我们苦练内功的成果。有了自己的卫星,我们可以与更多行业展开合作了。”全图通位置网络有限公司总经理马长斗说。

卫星是航天应用的主要载体,也是商业航天创新有待挖掘的重要领域。卫星应用是商业航天的出发点和落脚点。

“说起卫星,很多人都觉得特别高大上,离自己很遥远。其实不然。‘亦庄全图通·贺龙星’是一颗共享卫星,为了它,我们专门设计了‘共享卫星’的微信小程序平台。有了它,当卫星运行到您家楼顶时,甚至可以让它给您拍一张个性化的卫星遥感图片。”全图通首席运营官蔺陆洲是位高高大大的“90后”,对于卫星的使用有很多设想。

比如,全图通将联合航天企业,充分发掘商业航天资源,为用户提供响应速度更快、分辨率更高的卫星遥感图像拍摄服务。“未来,我们还打算推出多种卫星服务,让用户以更有趣的方式与卫星互动。我们特别希望大家能在生活和工作中感受到卫星的存在和价值,多了解卫星,多应用卫星。”蔺陆洲表示。

就说“亦庄全图通·贺龙星”。这颗卫星的个头很小,功能却很强大,它不仅搭载了用于拍照的先进小口径星载相机,还装备了很多“法宝”。比如船舶自动识别系统,可以提供船舶的位置、船速、改变航向率及航向等动态信息;比如导航通信一体化载荷,未来可为用户提供全球高精度服务等。

在马长斗看来,全图通的首颗卫星还肩负着更大的使命。“面向实用的微小卫星必须实现三个转变。第一,卫星集成度要上来,否则成本很难降低;第二,柔性化,能够根据用户的不同需求提供定务,共用功能、专用功能都得有;第三,智能化,卫星上天后万一出现故障,要有能力自我排除。现在卫星都采用组网形式,如果打上去的个别卫星坏了,怎么办?总不能重新发射一次吧,那样成本太高了。”马长斗说。

今天,位置服务已经融入人们的生活,开车导航、打车定位、运动轨迹回放、朋友圈晒图……人们对高精度位置服务的需求越来越迫切。如何利用北斗卫星导航系统的技术优势,把位置服务做得更好用、更精准,是全图通一直努力的方向。

“是的!对大众用户来说,米级高精度的位置服务具有广阔的市场前景。比如,在汽车启动时使用手机导航软件最容易出错,很可能就是几米的范围,可定位就是不准。这说明高精度位置服务还没做到家。”马长斗说。

马长斗告诉记者,要实现真正意义上的高精度位置服务,还有一个问题需要解决。高精度网络位置服务是从专业用户发展起来的,初始目标是解决测绘等科研领域的问题,所以设备体积大、造价高,普及有难度。

“其实,我国并不缺乏位置网络服务站点,因为测绘、地震等行业和相关部门都有自己的站点和网络,数量很多。我们真正缺少的是站网之间的整合,现有的站网没有充分用好。”说起当前高精度网络位置服务的弊端,马长斗概括了3句话——“专业用户不需要、行业用户不准确、大众用户没起来”。

“在大多数人的印象里,定位导航服务是免费的,所以北斗的高精度位置服务也应该是免费的。为此,我们要打通产业链,从硬件、软件和运营维护服务中获得回报。不过,要打通产业链,必须同时具备核心技术与解决方案,二者缺一不可。”马长斗说。

3月26日,全图通与中国软件评测中心共同成立“导航定位高精度软件与算法联合实验室”,这在马长斗看来意义重大。

“实验室的核心是算法。我们要从软件算法入手,深入各行业的应用场景,解决行业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马长斗说:“虽然都是导航定位,但是具体到不同行业、场景差别巨大。因此,解决方案一定要因地制宜。我们希望针对行业应用打造一个以算法为核心的解决方案库,然后把它们摆在一个类似超市货架的平台上展示出来,供用户选择。”

目前,全图通的探索已初见成效。通过与邮政、石化等领域合作开展多次算法测试,全图通已成功为多家企业提供了多个具有针对性的解决方案。

“我国航天经验最丰富的领域是高轨卫星。为实现差异化发展,我们要集中优势做低轨卫星,让低轨微小卫星真正用起来。”马长斗说。

不过,对于低轨微小卫星的发展,马长斗有自己的判断。他认为,组网确实能够更好发挥低轨小卫星的价值,但动辄上百颗卫星的组网计划有些太庞大了。

“低轨星座代表了发展方向,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但是,从我国航天发展现状来看,要实现这一目标还需要一个过程。”马长斗说:“低轨卫星组网设计多少颗合适?我觉得,当前阶段不要超过20颗。星座设计要确保用这个数量级的卫星提供一定的服务,这是我国卫星发展的历史和现实所决定的。毕竟,卫星上天涉及方方面面的问题,既要考虑卫星的组批生产能力,又要保证质量过关,确保卫星的一致性和可靠性。此外,卫星组网还要协调火箭发射资源。发射几百颗卫星听起来很美,但在现阶段实现起来会比较困难。所以,做低轨星座要‘高起点小目标’,一步一步来。”

马长斗的冷静得益于他在航天系统20年的工作实践。1999年,他研究生毕业就到北斗系统工作。“上天的卫星越来越多,一方面是我国航天事业的巨大成就,同时也对卫星的研发、管理等提出了新的挑战。”马长斗说,“除卫星质量之外,卫星应用也是商业航天的关键。我们要瞄准用户需求做卫星”。

创业之初,全图通就从地基增强系统起步,在加德满都建起尼泊尔首张国家卫星导航地基增强网。如今,这个地基增强系统正在为其机场建设、执法、中小学校园安全提供高精度服务。在建设地基增强系统的基础上,全图通努力向底层算法和创新应用发展,在算法方面填补了国内算法评测与算法优化的空白,形成了行业应用发展的牵引动力;在卫星导航创新应用方面,与中国科学院光电研究院共同成立“导航创新应用联合实验室”,发展室内外一体化高精度定位和卫星导航信号反射波等创新应用。

“中国商业航天的市场很大,前景很好,未来一定会有非常优秀的公司出现。不过,发展的过程会很漫长,还有很多关键点需要突破,脱胎换骨的变化还没有实现,这需要大家共同努力和推动。”马长斗说。

•发射几百颗卫星听起来很美,但在现阶段实现起来会比较困难。所以,做低轨星座要“高起点小目标”,一步一步来

•面向实用的微小卫星必须实现三个转变。第一,卫星集成度要上来;第二,要实现柔性化;第三,要提升智能化水平黑龙江最专业治疗癫痫病的权威医院哈尔滨癫痫怎么治好的快湖北治疗癫痫症哪家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