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果品市场 > 正文

毒跑道调查:有害物不止苯系物 验收仅流于形式

发布日期:2019-12-02 10:12:59 来源:济南农业资讯网

毒跑道调查:有害物不止苯系物 验收仅流于形式

招标价格低被认为是劣质跑道频出的原因。但一些涉事跑道恰恰属于“高端产品”。

塑胶跑道的验收对于化学毒性和环保性质很少涉及,有些验收工作“只是走个过场”。

塑胶跑道散发出的刺鼻气味,早在12年前已发出预警。

2003年第二届中国学校体育科学大会,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一名教师提出:塑胶跑道含有毒物质甲苯二异氰酸酯,应当尽快终止使用。

彼时,为迎接2008奥运,北京希望学校操场尽可能多铺设塑胶跑道和人工草坪,以改善城市形象。

时任北京市副市长范伯元专门就塑胶跑道该不该停用作出批示,要求市教委组织专家论证,专家要权威,要有实测数据。

受托方最终的检测结论是:合格的塑胶跑道基本无害。

12年后,深圳多所学校出现学生集体头晕、流鼻血等不适现象,塑胶跑道被疑为肇事“元凶”。据南方周末记者获得的信息,在厦门、韶山、重庆等地也有新塑胶跑道散发刺鼻气味。

深圳部分学校塑胶跑道投招标和验收材料显示,施工和验收标准执行不严、专业监管和验收单位的缺失等问题依然存在。多名业内从业和相关研究人士为此感叹,这是一个靠自觉和良心支撑的行业,现有的标准和监管以及招标模式,难以有效规范市场。

“苯系物超标”与“苯中毒”

北师大深圳南山附小,10岁的五年级学生安安10月起开始流鼻血、头晕、身上起红点,有时因流鼻血严重至无法入睡。

根据家长提供的统计数据,在这所小学12个班的600余人中,共有269人出现了类似症状,其中,流鼻血达104人次,头晕头痛57人次,呕吐16人次,上呼吸道炎症14人次,胸闷、乏力11人次,掉头发4人次。

11月3日,深圳市南山区教育局公布了对该校跑道的检测结果:已铺设塑胶跑道检测中的阴面检测一项指标超标,甲苯和二甲苯总和检出值为0.27mg,超出国家标准5倍多。

11月8日下午,南山区蛇口医院对安安做了EDTA抗凝全血检查,初步诊断结果为“苯中毒”。医生叮嘱,尽量不要去学校。

安安的诊断结果,是少有明确为“苯中毒”的案例。更多情况下,医生并不会在诊断结果上写明。

11月15日晚间,在南山区教育局与北师大南山附小学生家长的一次协调会上,一名医生就向家长们表示,尚未有明确证据证明跑道与学生的症状有因果关系;学生症状也有可能跟换季有关。这个结论未能得到家长们的认同。

在这个秋季学期,被“毒跑道”乌云笼罩的,不止北师大深圳南山附小和南山区。最早揭开“毒跑道”盖子的,是位于福田区的美莲小学——不断有学生出现症状,使得家长不敢让孩子去上课。

11月2日,第三方检测机构公布检测结果,美莲小学塑胶跑道甲苯和二甲苯总和超标20倍。

此后,深圳外国语学校初中部的塑胶跑道的样本检测结果更加惊人,甲苯和二甲苯总量分别达到每立方米1.31毫克和6.98毫克,超过国家标准的26倍和140倍。

“苯系物超标”,成为这次“毒跑道”事件的高频词。

1993年,世界卫生组织国际癌症研究机构正式确定苯和苯系物甲苯、二甲苯为强烈致癌物质。据该组织介绍,在工业生产中,苯和苯系物常用作化学试剂、水溶剂或稀释剂,由于苯的溶剂具有脂溶性特点,可以通过皮肤进入体内。浓度很高的苯蒸气具有麻醉作用,短时间内可致人昏迷或急性苯中毒。

中国科学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符显珠博士曾考察美莲小学的跑道,他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添加的苯系溶剂比例较高,可能是导致跑道异味较大的原因。如果人长期处于那种的环境下,很容易身体不适,出现“苯中毒”的症状。

多名长期从事塑胶跑道施工的从业者也介绍,很多情况下苯超标的主要原因是,一些施工方为了降低成本、缩短工期,违规使用苯系溶剂。

11月5日,美莲小学的塑胶跑道开始铲除。但是两天后,南方周末特约撰稿在该操场依然可以闻到刺鼻的味道。  2015年11月4日下午,广东深圳,不少北师大南山附小的家长来到校门口,要求学校立刻停课以保障学生安全。   有害物不止“苯系物”  10月28日,深圳市教育局下发通知,对近两年新改扩建后投入使用的345个塑胶跑道进行排查。14天后即11月11日公布的结果显示,首批有11所学校的塑胶跑道被检测出有害物质疑似超标。

目前尚未能确定出现问题跑道学校究竟有多少。根据深圳当地媒体报道,位于福田区的梅华小学于11月12日开始将新建跑道予以铲除,这所小学并不在上述11所学校当中。

此外,对于疑似问题跑道的检测,家长的关注点多集中在空气和跑道样本的苯系物含量上。而南京农业大学高分子材料研究所所长罗振扬教授介绍,除了甲苯和二甲苯之外,劣质塑胶跑道还会有别的有毒物质。

比如重金属催干剂——铅盐,它能促进跑道凝固定型,但是会造成永久性污染,易引起孩子铅中毒。危害最大的则是有毒塑化剂,最常见的是邻苯二甲酸酯类塑化剂,过量使用会导致男孩绝育。

塑胶跑道的最早应用,是美国1961年首次铺设200米的赛马聚氨酯塑胶跑道,此后国际奥委会和相关运动专业委员会正式把塑胶跑道定为国际体育比赛必备的设施。

由聚氨酯橡胶组成的塑胶跑道,也是国际上公认的全天候室外运动场最佳地坪材料。1979年9月,塑胶跑道进入中国,并在北京工人体育场采用聚氨酯塑胶跑道。

因施工结构的不同,塑胶跑道可以分为预制型、全塑型、混合型、复合型、透气型和EPDM跑道。目前在我国的中小学里,普遍流行的是混合型、复合型和EPDM跑道。也有部分小学选择使用价位更高、质量更好的预制型跑道。

南方周末记者获得的北师大深圳南山附小塑胶跑道的一份情况说明显示,该小学所采用的正是预制型塑胶跑道。该说明中写道:“考虑到EPDM塑胶材料可能存在环保和安全问题,所以在确保环保安全的情况下做了材料变更,变更为铺设环保安全的预制型塑胶跑道。”当然价格也要高一些,每平米达到480元。

根据国内著名化工专家、塑胶跑道国家标准主要起草人之一师建华介绍,在预制型跑道施工过程中,为了降低成本,增加材料的柔韧性,施工单位会使用芳香型橡胶油。但该物质所含的多环芳烃毒性更大,国际上对它的使用要求也更严格,每公斤不准超过10毫克,远低于苯系物的50毫克。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专家推测,北师大深圳附小的苯检测结果仅超标5倍多,却有那么多孩子出现症状,还有可能是在铺设预制型跑道时使用橡胶油不当。

面对频发的“毒跑道”事件,多位业内人士感叹:“只要多上点心,多去检查一下,闻到异味就处理,这不是多难的事情。”“跑道没有问题,是人有问题!”这里所指的人,除了原料供应商、施工单位,也包括招标单位和政府监管部门。

招标价格其实不低

根据此前媒体的报道,招标价格低成了很多人解释劣质跑道频出的原因。但与之相反,在南方周末记者的调查中,此次“毒跑道”事件中,不少跑道恰恰属于“高端产品”。

美莲小学塑胶跑道的中标价为155万。其原料供应商深圳市协洋实业总经理助理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该公司的塑胶跑道报价在深圳市场上属于高端行列,不过他没有透露具体的数字。

北师大深圳南山附小塑胶跑道的报价为136万,以400米标准跑道的占地面积折算,每平米报价最低也有480元。有知情人士透露,这个招标价格几乎相当于进口跑道的价格,国内材料能开到这个价,已属很高。而供应商确认表的评审简记中还写道,“深圳市鼎尚体育发展有限公司报价明显低于其他两家”。

一般来说,政府采购的价格都要在审定价的基础下,下浮一定比例。以深圳市为例,中标价应为审定价的下浮10%左右。深圳市《采购条例实施细则》规定,评审委员会的一个评审法就是“最低价法”,即对于完全满足招标文件实质性要求的厂商,按照报价由低到高的顺序,依据招标文件中规定的数量或者比例推荐候选中标供应商。

北京大学体育产业研究中心执行主任何文义认为,这种按照价格标准来选择厂商的招标方法,很容易刺激一些厂商为了能够中标,刻意压低价格,造成恶性竞争。同时,负责制定审定价的工作人员很多并不懂塑胶跑道的行情,制定出来的价格并不合理。

师建华说,目前深圳市场上塑胶跑道每平米的价格在180元左右,政府招标后建设成本在每平米120-130元,如果添加稀释剂,成本将在每平米80元左右。而在一些网站上,有些厂商甚至可以将价格压到50块钱每平米。

不过,两位专业人士也不否认,即便是中标价格比较高的厂商,也不排除以次充好的问题。“这是一个靠良心支撑的行业,没有过于强制的行业监管。”

据何文义介绍,近年来,教育部推广“体育、艺术2+1项目”技能标准,要求中小学生要掌握两项体育技能。这一政策的推行,促使各地中小学开始更新自己的体育场地。塑胶跑道因耐磨性、防晒性、抗老化性、弹性适宜,能充分提高运动速度,对运动员的关节有很好的缓冲、保护作用,其市场最近几年呈增长态势。

政府的招投标项目,也成为了塑胶跑道供应商所热衷的业务。湖北省一家大型塑胶跑道供应商的负责人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很多情况下,相比于一些私人企业塑胶跑道工程报价,政府的招标价其实还是要高一些。并且,由于政府的这些招投标项目在施工之前还会支付15%的预付款,这对于很多企业来说,在资金上是一个很大的支持。  专业厂商难入围

在深圳市,塑胶跑道的招标模式主要以协议供应商模式和竞标模式为主。此次“毒跑道”事件公布的11所学校多位于福田区和南山区。根据两地采购中心的公开信息,福田区以协议商模式进行招标,南山区则是竞标模式。

2014年7月,福田区采购中心发布《关于启用新一轮福田区小型建设工程协议供应商的通知》,将单个工程项目审定价金额在40万-200万元之间的工程认定为“小型建设工程”。这些工程的中标商均由协议供应商中产生,产生方式为“抽签法”。

所谓“抽签法”是协议供应商模式的常用方法,即将协议供应商召集一起,用抽签的方法来决定谁来承包这个工程。为了避免一家单位多次连续中标,该方法也常会设置“一中一停”或“两中两停”的方法进行限制。

不过,南方周末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在与福田区学校签约的协议供应商的体育场地设施工程类组中,获得协议供应商资格的20个厂商,一半以上均为注册资金上千万的大型建筑公司,还有几个规模较大的装饰设计工程公司,而专业的塑胶跑道厂商少有入围。

这正是让很多专业塑胶跑道厂商颇为头疼的事情。无论是竞标还是协议商模式,采购部门都更看重规模较大的企业。而那些专业的塑胶跑道厂商,因为业务范围窄,公司规模小,在与大型公司竞标时,常常以失败告终。

广州市一家塑胶跑道供应商直言,在对一个项目竞标时,看到有大的建筑公司也来参加,很多情况下就会直接放弃。

而南方周末记者查询工商信息发现,协议供应商中的建筑公司和装饰工程公司,经营范围都不包括体育场地设施工程施工。涉及跑道出问题的三家中标商——深圳乾德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深圳中科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和深圳安星装饰设计工程有限公司,甚至没有体育场地设施工程专业承包三级及以上资质。

从事化工行业二十多年的师建华说,国内塑料跑道厂商有自己专业施工队伍的不到一成,多是临时搭建草台班子。

一名从事塑胶跑道业务的人士介绍,由于跑道业务并非此类建筑或装饰公司的主业务,他们没有相关专业施工队,也很少具备相应施工经验,将所中的标压低价格后再高价出售,在这个行业中很常见。也有中标商会单独招募施工人员进行施工,但由于缺乏专业技能,施工过程中出现问题就在所难免。

另外,根据《关于启用新一轮福田区小型建设工程协议供应商的通知》,北师大深圳南山附小跑道的承包商深圳鼎尚体育其实并未入围本轮协议供应商名单,没有承包该业务的资质。南方周末记者掌握到的信息显示,该公司是从该小学整体的装修改造工程的中标方中转包而来。

而涉事企业广西五鸿集团建设有限公司,则在今年早些时候因为合同纠纷已被列入全国失信被执行人黑名单中。

流于形式的竣工验收

根据公开信息,“毒跑道”事件中多条跑道,都是在2015年秋季学期开学后才完成施工。让众多家长疑惑的是,散发出如此刺鼻味道的新跑道是如何通过验收的?

根据中国田径协会发布的田径场地验收方法,对于二、三类田径场地的验收内容主要有两种,即合成面层理化性能指标检测,和场地面层检测。普通中小学新建的田径场地一般属于三类。

由于专业的验收程序复杂,由中国田协组织的专业验收团队进行验收需要收取一定的费用。以三类田径场地为例,田协的会员单位验收费用为1万元,非会员单位的验收费用为1.5万元。

该行业多名从业者向南方周末记者表示,很多小型的三类运动场地在验收时,都只是走个过场,验收的侧重点也主要在跑道物理层面上。

三类场地的验收材料有:验收申请表、合成面层跑道田径场地施工设计图纸和竣工图纸、由中国田径协会指定实验室出具的合成面层跑道理化性能指标测试合格报告、由建设方和承建方签字盖章的说明送检样块为现场取样的确认函、合成面层跑道田径场地施工总结。而对于塑胶跑道的化学毒性和环保性质,上述材料很少涉及。

北师大深圳南山附小跑道塑胶层面检验批质量验收记录表上显示,验收的主要项目为材料质量、配合比、现浇型层面与基层、各组合层质量、面层质量、焊缝以及表面平整度等。深圳市荔园外国语小学运动场的工程合同上也提到了竣工验收的问题,但更多是对于文件材料的归档整理。

在何文义看来,“毒跑道”事件的频繁爆发,更多的还是在人的责任心。那么浓烈刺鼻的味道,稍微有些责任的人都应该出来制止或提出质疑。但无论是学校、施工方还是政府招标部门,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最终导致这类事件在各地频繁发生。

“目前的监管和验收程序让人很无奈,出了问题连打谁的板子,都不清晰。”何文义说。他建议,建立价格准出制度,遏制低价劣质塑胶跑道流入市场,同时加强监管和验收的力度,不能流于形式。

师建华也建议,塑胶跑道的铺设对于专业技术要求很高,要保证充分的工期,不能因为工期卡得太狠,而迫使施工单位违规使用添加剂,以免造成危害。

11月12日,教育部有关官员表示,教育部已要求相关部门清查全国新建塑胶跑道,并公布调查结果。对有质疑的问题场地设施要立即暂停使用,并请专业机构进行检测,根据结果采取相应的整改措施。“对造成体育场地设施不符合质量标准甚至有毒的责任人,将严肃查处。”该官员公开表示。婴儿癫痫病能治疗好吗?湖北正规的癫痫医院哪家治疗效果好荆门老年癫痫病能彻底治好吗